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拿着小秦的纸条有些发愣,这个小妮子请我吃饭,这个,这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我故意看了小秦一眼,而小秦正低头写着什么,不得要领坐回到桌子后。

    张主任下班了,小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着点点头,紧跟着办公室的人纷纷走了,老张起身深深看了我一眼,冷哼了一声,也走了!

    小秦我送你回去吧,小胡最近买了辆野狼大摩托,这种车,在九十年代中后期风行一时,现在基本绝迹了!

    此车马力强劲,采用的是台湾三洋发动机,轻轻松松一百二,如果在那个时候有辆野狼大摩托,不亚于现在的宝马和奔驰,绝对是引人侧目滴!

    这小子骑着摩托本来想炫耀一番,可是小秦却委婉谢绝,弄得小胡挺郁闷。

    看着小胡走了,办公室就剩下我跟小秦两个人。

    小秦走过来,很认真地看着我,一双妙目眨动着,“主任赏光吗?”

    我回避着对方目光,笑了笑说家里有点事,改天一定行!

    小秦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勉强笑了笑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见对方的离去,我如释重负的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哼!”冷哼声,扭头看见柳曼妮抱着肩膀看着我,“我说不理我,原来另有新欢啊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我看了她一眼,就要走,可柳曼妮堵在门口不让我走!

    你到底怎么了?把话说清楚!柳曼妮仰着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你是领导想训谁就训谁,我生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曼妮脸色一变,紧跟着冷笑了几声,“没想到你的心眼,比针尖还要小,我算看错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就走,柳曼妮这么一走,我立刻后悔了,急忙拉住了她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别说了,我原以为你是个能力非凡,心胸开阔,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,可现在,我想我错了,是该好好审视我们之间关系的时候了!”柳曼妮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还有语气就像万千钢针,刺入我心底一样,疼,真的很疼!

    是啊,不就是一句话,为什么我的反应如此之大,我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“亲爱的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请你原谅我,你一定要原谅我!”猛地一把将曼妮抱在怀中,急切语无伦次的说道。

    曼妮轻轻叹口气,仰着头看着我,抬手擦了擦我的脸,我靠,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,丢人啊!

    像个长不大的孩子!柳曼妮嘴里说了一句,好了,去我的办公室吧!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走进了她得办公室。

    事后我经过思考,为什么柳曼妮假意的生气,对我影响那么大?答案实际很简单,是因为我怕失去她,真的很怕失去她!

    可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!

    一轮夕阳渐落,天边的云彩不断变换着奇瑰的色彩,就在这光与影的交错中,我们两个人依偎在沙发上,就这样一直目送着夕阳落到山那头。

    你喜欢看夕阳吗?柳曼妮低声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天晦如血,轻轻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为什么?柳曼妮仰起头看我!

    虽然日升月落,月落日升,可夕阳总给我一种惨烈的辉煌,我真的不喜欢!思考了一下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柳曼妮听到我的话,思考了一下,伸出手揪了一下我的鼻子,说我还有几分诗人的气质!

    我得意地笑了笑,告诉她一起上大学的时候,我可是学校诗社里的社长,还办过两期诗刊。

    曼妮听到这个来了兴趣,非要我念两句我写的诗,我说这有啥好听的,都是酸掉牙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她说就是想听,没有办法,我看着窗外的夕阳慢慢吟诵道。

    天黑了,伊还在吗?忘川的水已经干涸,可我却寻觅不到伊的身影。冰川倒映着恒古的时间,凝结,冰冻,千年不朽,就像我对伊的爱,可还是看不到伊!

    停,柳曼妮摆摆手,做出呕吐的样子,意思让她先吐一会!

    你看看,我说不要听,你偏要听,怀孕了吧!我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柳曼妮笑得滚到我怀中,我们两个人笑成一团,不知什么时候唇齿相接我们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就在我的手伸进衣襟的时候,柳曼妮将我的手抓住,我感觉她的态度很坚决,也就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我们坐起来,柳曼妮的脸侧光,尽管天色变暗,但依旧勾勒出绝美的线条,我痴痴的看着。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