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简听了面上的表情都不曾波动一瞬。

    华月一阵激动过后,也渐渐冷静,“张简,这件事情全是我个人策划的,与我的族人无关,希望……你能够劝陛下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,这个可能性很小。”张简可以劝一劝,结果如何不好说。华月最大的失误,就是将诡计动到了兰歌身上。

    某人的逆鳞,触之即死。

    张简出声,“时辰不早,该回城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都在等着华月而已。

    华月想逃走也不可能,此次送葬的人当中,有一支禁卫军。这次回城后,华月必定会收监,囚禁起来,何时定罪还要看卓一澜的意思。

    华月跪在墓前,“离开前,我还想单独和主上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想让张简离远一点吗?

    张简听出来了,倒是没有拒绝这个小要求。反正凭华月一个人,不可能逃走成功。

    站在数丈外,等着华月。

    华月跪在墓前,背对着众人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。

    张简开口,“华月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华月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张简疑惑地看着了一眼,连一点回应都没有,又等了一会儿,华月的姿态都没有变过,蓦然,张简心头一怔,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快步奔过去。

    等靠近了,即看到了地上有一滩血。

    一根发簪刺破了他的咽喉,刚才他让张简离开,就是为了方便自尽?!

    华月死了。

    是自杀的!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今日不自杀,来日也逃不过一死。自尽于主子的墓前,正如了当年他的誓言,誓死追随,也算是全了主仆之义。张简心情颇有几分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是非对错,只能留给后人评说。

    他不能说华月不好,也不能说他好,端看世人站在何种角度,如何去看待此事。

    站在他们这一边来看,华月当然有罪。

    可是在萧轼那边的人看来……华月很是忠义。

    张简招来人,让他们安葬华月,然后在天黑之前回城,皇宫可还有一位,正等着他回复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卓一澜压抑着怒火。

    张简转念一想,顿时也不好了,“……是、是自杀了。是我疏忽大意了,当时他说要单独待一会,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人死了,可是阿楚还没醒!

    这才是卓一澜发怒的根源!

    张简又犹豫地说道:“他说阿楚三日内会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卓一澜死死地抿着唇。

    一句空话,凭什么相信?!

    张简内心也很忐忑不安,“我……有点相信他这话,毕竟,他还让我向你求情,希望你能放过他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罪及九族,牵连颇广。

    现在边境还在打仗,很容易造成人心惶惶。华月主动在墓前自裁,仔细琢磨,其中也不是没有想替族人争一线生机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张简将利弊分析了一番,最终怎么样还是要看卓一澜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卓一澜凛然道:“人死了,罪还没清。”

    张简很是沉默。

    看陛下这个意思……

    卓一澜又道:“传朕的旨意,逮捕华月所在的连氏一族归案,等候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张简心中有点遗憾,却还是遵从旨意,认真去办此事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