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柳主任,如果没什么事情,我就回去了!”我感觉话说得差不多,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中午你定个饭店,顺便通知一下大家,我请你们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呢,新领导上任应该是我们来为您接风才对,怎么好让领导破费呢?”

    虚情假意的谦让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!咱们办公室里还有多少经费?”

    原来在这等着我呢!我心里暗道,“还有三万多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就由经费里出吧,然后花多少钱,我签字报销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几句略带吴侬的软语中,我原来手里的签字报销权就被这个“东家之子”轻巧的剥夺了。

    不简单,看来以后得小心了,这可是第一刀,下面肯定还有好几刀,只不过不清楚什么时候下刀!

    我心里感慨了一句,不禁有些后悔,干嘛要得罪她啊!

    不过转眼又想,男人胯下一根卵,临死也要面朝天,爱咋咋地!

    不过对老张要防着点,这家伙极可能会成为柳曼妮的眼线,我心里暗暗嘀咕道。

    中午的饭安排在了金盛世酒家,这也是我们处聚餐的定点饭店。

    大伙高高兴兴的走进酒家的包间,发现万副秘书长早早的坐在了包间里,众人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禁起了疑惑,难道万处长和柳主任之间有什么故事吗?这种想法不仅有我有,我从其他人的眼中也看到了同样探究的眼神。

    中午大家吃得很尽兴,菜是好菜,酒是好酒,人更是好人。听说效能办换了新领导,而且万副秘书长也在,酒店老总专门过来敬酒,并表示这顿饭为了恭贺新领导上任免单。

    但在柳主任的再三婉拒之下,最后达成了酒菜八折包间全免的优惠,又为大家每人送上一张VIP卡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大伙儿在一起觥筹交错,其间万副秘书长频频举杯,虽然说了很多的话,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,要紧紧围绕在柳主任的身边,齐心协力共同将工作搞好,而且绝对不能出现不和谐的音符。

    于是在座诸位纷纷行动,借自己杯中的酒在领导面前表了表决心。我发现万副秘书长似乎有点巴结柳曼妮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,万副秘书长虽然分管我们处,可一向很少来,柳曼妮一上任就巴巴的赶过来,而且话语和行动中并没有表现出垂涎对方美色的样子,完全像个宽厚敦敦君子。

    可这个老王八到底是什么人,估计市政府没有不知道,贪酒好色,前一段时间据说在东莞那啥,被警察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万副秘书长赤条条毫无惧色,指着进来的民警庄严地说道,“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我是H市的副秘书长!”

    当然他说的话,顶多算个屁,最后市里派人把人领回来,还编了为工作不顾身体在当地生病的鬼话,还真是哄鬼呢!

    看来柳曼妮来头真的不小,我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酒桌上老张好像年轻了十岁,脸上的皱纹全都舒展开来,在酒桌上拼命的表现自己,生怕落在人后。

    张口万秘书长闭口柳处长,真可以说马屁共酒水一色,阿谀与菜肴齐飞。怪不得快五十的人还只是一个副主任科员,瞧他那点出息,我心中不禁鄙视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万秘书长希望您今后多多指导我们办公室的工作,我敬您一杯”

    “好好柳处长的这杯酒我说什么也得喝,我想办公室的工作肯定会在柳主任的带领下蒸蒸日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不能光口头表示啊!领导在行动上怎么支持我们的工作啊?”我发现柳曼妮的娇嗔真的是很有威力,心跳猛跳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不光是我,在座的同性都看呆了!

    “看看柳处长打秋风打到了我的头上了,不过说实在的你们的办公条件确实应该改善一下了,好明天吧,我给你们拨二十万办公经费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万副秘书长这句话砸的是金花四溅。刚才热闹敬酒的场面立刻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“万秘书长确实很支持我们的工作,可是我觉得力度不够大”。

    我眼前更是金花银花四处乱蹦,这姑奶奶可真敢张口。

    当初老处长在时,一年的办公经费有个十万就顶塌天,那还得左五回右六次的做请示,打报告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万副秘书长的一句话,让我以及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彻底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再追加十万!”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