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本来我想摆柳曼妮一道,如果我说出来她把我手中的权力全部拿走,未免会被比人说吃相太难看、

    可是她却轻轻巧巧推出财务核算小组,将这问题化解了,我手里的小权利没了,可别人又说不出什么,高,实在是高!

    就从那天起,办公室里的具体事务柳曼妮全都交给老张处理,而我呢,交给了一项重要的任务。

    这任务可以用苦不堪言来形容,所有的材料工作都由柳曼妮指定让我一个人来完成,而且时间非常紧,一个上万字的材料第二天就要交稿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!

    关键这还不是最要命的,好不容易熬夜写完黑着眼圈送上去,结果没有一次不被打回来重写,这是什么节奏,这是要成神的节奏,只不过这个神是神经的神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可能是太累了,校对没注意错了几个字,就被柳曼妮叫到办公室训斥了半个小时,我不傻,知道这是她故意找茬,可是我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自己努力工作能够挽回对方心目中的印象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倒好,回回被打下来,重复,重复,然后再重复,被打,被打,再被打,就像往复不断的循环圈。

    而我就像圈圈转的拉磨驴,没有起点也看不到终点。

    实际我很清楚这是柳曼妮整我的手段,如果一上任就开始修理我,这样做报复意图实在的太明显,难免会给人留下心胸太窄的印象。

    实际我很清楚这是柳曼妮整我的手段,如果一上任就开始修理我,这样做报复意图实在的太明显,难免会给人留下心胸太窄的印象。

    说起文字材料,昨天有朋友问我,在这里面老灯想说说心里的感受。

    在官场你要能写一手漂亮的材料,也许是一块很不错的敲门砖!

    但是写材料的人那么多,可想脱颖而出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写材料又称“爬格子”,对在机关工作的人员来说,是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,但实际上,每个单位,真正写材料的也就有数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写材料是个苦差事,有能耐的人不愿意干,没能耐的人干不了,所以,有一个段子子说写材料是“四大憋屈”,即“挖菜窖、蹲小号,戴绿帽、写材料。”可见,写材料是个憋屈人的事。

    写材料人的最大快乐,就是自己的材料得到领导的认可,材料写的好不好的标准,不是材料本身是否有水平,而是领导是否认可,也就是说,领导的水平决定材料的水平,所以,一般写材料的人都挖空心思琢磨领导的思想、喜好。以便自己的材料和领导的想法合拍,可做到这一点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我曾遇到一位朋友,他当时是一个县某单位的秘书。他告诉我一件事情,让我非常感慨。

    他们县有一个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,在全县教师节庆祝大会上讲话,讲着讲着,感到材料不顺口,就在大庭广众之下,把材料一摔,说秘书这个材料是怎么写的,开始大挑毛病,弄得那位秘书好长时间,象做了亏心事似的,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当时,我那位朋友说,你说这个县长是什么素质,人品多么低下。

    我也说,这个县长不懂得尊重他人劳动,材料不行,你事先干什么了,也没必要在大会上张扬,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,他今后什么事都敢干,以后肯定干不长。

    结果被我不幸言中,不久,这个县长因为票唱东窗事发,被省纪检委查处,后来被撤销职务,开除党籍。

    我在外地开会,晚上闲聊,听一位大发感慨,说这当秘书的也真不容易,他讲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前不久市里工业口一位局长向市长汇报工作,局长拿着秘书写的材料向市长汇报,当汇报到第5页的时候,市长问一个关键数字,局长当时卡壳,半天没说明白。

    市长很不满意,告诉局长不要汇报了,弄明白以后再汇报。这个局长尴尬而去,回单位后把秘书叫来,好一顿训斥。这汇报是怎么写的,关键数字都不写。

    秘书感到委屈,告诉局长,第6页上就有这个数字。局长面红耳赤,只好挥手让秘书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这位同行说,现在啊,领导最好当,因为什么人都能当领导。

    这时另一位插话说,我们那也有个笑话,有个县领导在畜牧工作会议上讲话,讲着讲着,下面开会的人感到不对劲,畜牧工作会议,怎么讲起了计划生育方面的问题,后来有人提醒领导,终止了讲话。

    原来。这位领导参加会议太多,把讲话稿拿错了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开大会,在很偶然的机会,我发现领导讲话和发的材料不一样,我问办会的秘书,一样的讲话,怎么是两种形式。

    秘书说,这说明我们工作细致,领导的眼睛不好,我们把材料换成大字,是为了看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有一些生僻字,怕领导读不准,都在后面的括号里标上读某音,我说真费事,标个拼音不就得了。秘书小声告诉我,领导不会拼音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一个在秘书圈子里流传的笑话,说有个领导讲话时,凡是可能鼓掌的地方,秘书都标上“读到此处停一停,估计下面有掌声”,结果这位领导讲话时,把这句话也读了出来,引得下面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于是我笑着说,你们作了那么多的标点,可别让领导把括号里的字一起读出来。秘书说,这些我们都想到了,所以电脑打印时,括号里的字用其他体,并加黑加重。我只好感叹,你们的工作确实周密、细致。

    由以上的事例不难看出来,写材料真不是特么的人干的事,没有的事情往有的说,小的事情往大了说,不该提的事情一笔带过,林林总总,非弄得你一个头两个大!

    不过老灯有个朋友,材料写出精了,文笔一般,但领导都喜欢,我也挺奇怪。

    又一次喝多了,我问起这个事情,这厮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个本扔给我,我打开一看,艾玛,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记载着领导日常说话,或者开会讲话的重点要点。

    原来诀窍就在这里,领导让他写报告和材料的时候,他就翻开记事本查对,看看领导最近有什么新动向,新议题,然后他在揣摩一番领导思路,写出来当然对领导胃口。

    反正这也是老灯一点感受,不一定对,你们看看就好。

    柳曼妮明着把材料工作都给我,表面看是领导的信任,可实际上工作强度大,挑毛病也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张我在苛责和压力中受不了的话,提出要离开办公室,这样顺理成章光明正大将我踢出去,别人也不会有闲话说。

    我回想起今天下午被柳曼妮叫到办公室,对方随便将材料翻了两下,然后很不客气的说道,“我真不知道阁下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,竟然能写出这么狗屁不通的东西,拿回去重写!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辛辛苦苦、加班加点弄出的东西,就被轻而易举否决,我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