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咦,你在啊!怎么不睡了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,感觉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柳曼妮回去了,过了几分钟披了一件衣服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披了一件衣服,可我看见一件宝蓝色的丝质睡裙,及膝的裙摆下面,看见晶莹的玉足,白嫩,红色的豆蔻如朵朵怒放的杜鹃花,美得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站在走廊里,聊了一会,我将刚才的亲身经历讲了一遍,柳曼妮也深有感受,说自己也梦魇住了,想动动不了,想喊喊不出,难受得很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,我看见柳曼妮的脸色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那啥,厕所在走廊的另一边,我带你过去!”从窘迫的脸色和微微扭动的长腿,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站在厕所门外面等着柳曼妮,我不禁想起了几句关于形容厕所的对联,上联是天下英雄豪杰到此俯首称臣,下联是世间贞烈女子进来宽衣解裙,横批天地正气。

    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,想到千娇百媚的大美女,在里面要那啥,我的思维就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不知道宝蓝色睡裙里,究竟有着怎样的春光美!

    忽然一个想法,突现脑海中,刺激的我心跳加速,呼吸变得极度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快步走进去,厕所是男女并排,中间有块板子隔开,而在隔板下面,有个巴掌宽的空档。

    很小心的趴在地上,一双白嫩的小脚近在咫尺,白色丝质小布料挂在小腿上。

    新月半弯,银亮的水柱伴随着唏唏声……。

    本来我打算看一眼就好,可是真的管不住自己,水柱渐渐弱下来,我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一面骂自己BT,一面又在脑海中不停回放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旁边的卫生间门响了一声,我知道柳曼妮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我出来的时候,柳曼妮很仔细的看了看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可是心里不停的打着鼓。

    “天已经亮了,出去走走吧!”柳曼尼提议,我急忙点头同意……。

    吃罢早饭,我们便早早的起程,这路小车不好走,于是乡政府弄了一辆小巴车,然后还有几个工作人员陪同,就这么的,车开起来。

    去霍家村的路根本不能称之为路,到大有乡好歹路面不平是不平,最起码本质上还是一条水泥路,可往霍家村走,却只有一条崎岖的土路,坑坑洼洼,颠簸不平,就像《红高粱》里坐颠轿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左摇右晃,好像五脏六腑都要颠倒过来了,小胡坐在前面,不禁大发牢骚。

    “看乡政府大楼修得那么气派,好家伙进了政府大院还以为到了白宫呢,看看那帮家伙们的办公室,全部都是套间,而且里面还有独立的卫生间,装潢的也很气派,怎么就不修修路呢,要想富先修路,连条像样的路也没有,再怎么扶贫也是白搭!就算不修路,也该修修宾馆!”

    说实话宾馆的条件实在太差了,房间里连个卫生间都没有,不过我还挺高兴,要不是也不会看到那刺激的一幕。

    小胡对昨晚被酒放翻的事情耿耿于怀,极尽能事的贬低乡政府的官员们。但是车上的人没有搭茬,小胡觉得没有意思了,讪讪的闭住了嘴,开车的司机看了看小胡。

    “霍家村就在前面的大山里,那是一个三省交界的小山村,就是那种“天无三日晴,地无三尺平”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山高林密,人多地少,属于那种“交通基本靠腿,耕地基本靠牛,点灯基本靠油,夜生活基本靠手;治安基本靠狗,通讯基本靠吼,制冷基本靠风,取暖基本靠抖”的地方。”,说到这,车里的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地方最大的好处就是清净,经常一天见不到一个人影,还有四大支柱性产业:重工业是砸石头,轻工业是弹棉花,旅游业是耍猴,高科技产业是磨豆腐……”司机介绍着,车里面人不时的笑了一笑,倒也活跃了气氛

    “待会上了前面的山路,如果你胆子大的话可以看看山下的风景,你会发现原来你离天堂是那么的近!不过说真的,那里的风景好真的是不错山清水秀。”司机不失时机的幽了一默,车内的响起了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开头,车里变得热闹起来,七嘴八舌的开始谈论起道听途说的有关于这里的奇闻异事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将自己昨夜的经历又复述了一遍,旁边柳曼尼也附和着将自己的梦魇的怪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司机的脸色忽然大变,猛的踩住了刹车,转头对人说,“咱们今天不要去了好不好,换个时间再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柳曼尼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肯定没错,如果你们硬要上去的话,那我只好把你们放到这里,你们步走上去吧!”司机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回答。

    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