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公开选拔包括述职和答辩两个内容,尽管对于办公室里的工作我了如指掌,但为了精益求精,我对于述职稿子改了又改。

    为了给评委加印象分,每天对着镜子练习,力求每个手势和每一个表情,都跟述职内容相匹配。

    很快公开选拔的日子就要到了,而我的心情跟随着准备,也变得越来越踏实。

    可是一纸通知在人们的出乎意料外下来,在述职和答辩两个内容里,又多出了笔答部分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笔答部分?我问曼妮,曼妮也不清楚!

    很快考试用书也下来,一本《行政管理学》还有一本《邓伟人的特色论》。

    拿到这两本书,我看了一下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,而这两本书加起来有四百多页,二十多万字,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而老张拿到这两本,彻底傻眼,逢人就说这两个本书怎么背的会哟,就像个男人版的祥林嫂!

    可我咬着牙翻开了书,回想起那段时间我都佩服自己,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!

    首先我先把书中的重点纲要罗列下来,接着将分支总结出来,对于重点的问题以及提法,做成小纸条,每天从天不亮开始,然后到深夜,不断地背诵,同时还注意了解国内外政治动态,结合特色论来剖析重大的国内和国际事件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笔试的那一天,走进考场等待着监考人进来。

    这次考试是组织部主持,我真的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内部公选,竟然造出如此大的声势,不由得对柳曼妮造势手段,愈加的佩服。

    监考人宣布考试开始,我发现参加考试的人,还不到报名人的一半,其中有个熟悉的身影,小秦冲着我笑了笑,我笑着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就在开考的时候,老张慌慌张张跑进来,在监考人不满的目光中,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试卷发下来,我定了定神,首先在卷首端端正正写下自己的名字,接着平心静气的将试题浏览了一遍,对于大多数试题,我心中都有谱,拿起笔开始答题。

    就在答题过程中,出了点小意外,只听轰的一声,众人扭过头,看见老张连人带椅倒在了地上,脸色惨白,口吐白沫。

    考场骚动了一下,老张被人抬出去,看着老张那张惨白的脸,我忽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,草,这都是特么的官帽子闹得。

    铃声响起,我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,放下笔靠在椅子上,看着监考人将试卷收走,忽然心好像被抽走什么,空空的!

    张主任答得怎么样?有人问我,扭过头是小秦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说还凑合,不知道为什么,别人说胸大无脑,可我觉得这个小妮子很有心计,跟有心计的人打交道,是一件挺累的事情,所以尽管胸大,可我却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我跟小秦走出考场,尽管在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,可给我感觉就像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和难熬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使劲吐出去,尽情释放了一下心中压抑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曼妮,她瞅了我一眼,我不易察觉的点下头,视线相互交错后,迅速离开,不过我看到她眼中的喜色。她向着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张主任中午了,旁边小秦说道。

    是啊中午了,我怎么会听不出来她的言外之意,故意装出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吭,张主任你好没风度,竟然连邀请美女吃饭的要求都拒绝。

    美女,美女在哪里,我怎么没看到!我故意看着旁边,就是不看小秦。

    小秦气的攥起拳头,示威似的在我眼前晃了晃,看见那张还带着几分稚气,充满青春朝气的脸,我笑了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席慕蓉写的那首青春,“……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,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,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,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,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,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,含著泪,我一读再读,却不得不承认,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。”

    是啊,青春是那样的仓促,令我想要回忆,剩下的却是模糊和遥远。

    想吃什么?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秦听到这句话,立刻兴奋地欢呼一声,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吓得我花容失色,美女影响,注意点影响好不好?

    小秦吐了吐舌头,露出个可爱又淘气的笑容……。

    西餐店,说实话,我真的头一次来,并不是消费不起,而是我本能的对红酒和牛排有着排斥的心理。

    国外貌似最推崇的是法式料理,可老祖宗的饮食文化随便揪出个菜系,就可以秒杀它。

    弄两块半生不熟的牛排,然后弄点酱料,拿着刀叉喝点红酒就有格调?然后这就是味蕾的享受?

    在我印象中,牛排好像就是老外做牛肉的最高成就,比起咱们的煎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