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花容起码也没太残忍,最起码还给了他一对双胞胎。

    洛南初给了他什么呢?

    除了那只丑丑的Sam,她甚至连一句只言片语都没给他留下。

    “爹地!”

    门外,果果扎着小辫子兴冲冲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果果已经八岁大了,虽然看起来还是跟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瘦弱,但是眉目长开了,皮肤雪白,眉清目秀,像是粉雕玉琢的雪娃娃。

    正值暑假,傅庭渊叫人去桐城把果果和洛奕都带过来度假。

    果果很黏人,是那些从小被娇宠长大的小女孩的模样,这几年很多人都怕他,但是果果却一点也不怕,扑过来抱住他,小手上捏了一颗奶糖,要喂给他。

    洛奕提着水果走了进来,佣人们刚刚带他们去附近的超市逛了一圈,他长大了以后,越发的不爱说话,见到傅庭渊,喊了一声:“姐夫。”

    傅庭渊吃了果果给他的糖,抬起头去看那个身量拔高了许多的小小少年。洛家人都长得很好,洛奕从小就精致,现在十五岁了,越发漂亮。他跳级已经到了高三,傅庭渊原本是建议他来伦敦读大学,但是洛奕却决定要在桐城继续读。他虽然也有些失望,但是这是孩子自己的意愿,他不会强加压力给他们,并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洛奕拿着水果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年岁越长,洛奕对他也就不复小时候的亲密。

    孩子很聪明,虽然大人们什么都没说,但是也逐渐在成长中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,对他隐隐约约有些疏离。

    洛南初还在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黏人听话的孩子,她走了的三年,洛奕越发的沉默老成,有种远超年龄的成熟和冷漠。

    他从小几乎是被洛南初宠着长大的,而对于他,洛奕可能是有点憎恨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洛家的事情,还是洛南初的事情,洛奕应该也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些,他因为这些事情恨他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傅庭渊并不会芥蒂一个孩子对他的恨意。

    洛南初活着的时候对这个弟弟很在心,他想着以后洛奕大学毕业,他可以暗中提拔一下,他是一个聪明的男孩子,在桐城应该能得到很好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爹地,糖糖好吃吗?”果果仰起头抱着他的脖颈跟他撒娇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个很甜美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傅庭渊抚了抚她的头发:“很甜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妈妈和唐叔叔要带果果和小奕哥哥去游乐园玩,”果果坐在他怀里晃荡着脚丫子,“爹地要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爹地还有事。”傅庭渊抚着她的头发,“过几天再陪果果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他对她很温柔。

    果果也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洛奕从厨房出来,把果果从傅庭渊怀里抱走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带果果上楼去写暑假作业。”变声期的少年音,略微有些青涩得沙哑。

    傅庭渊看着洛奕抱着果果的样子,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点了一根烟,靠在沙发上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,无声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得了。才十五岁,占有欲就这么大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