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简维持不住淡定。

    之前的猜测,此刻全推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子都没有喊醒,情况便不简单了。可这里是帝王寝宫,不是一般人能进来。每一个能出入这里的人,都要里三重外三重检查过的。

    卓一澜又凑上前,叫了兰歌几声。

    人,依旧未醒。

    一个跟睡着了差不多的人,就是不醒来。

    这个光是想一想,卓一澜就觉得自己全身冷得像冰。他以为萧轼一死,她的心事便结了。那么,未来可期。然而谁让告诉他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卓一澜转身匆匆往外走。

    倒是太皇太后坐在床沿,照顾着霄儿,还轻叹了一声后柔声说:“阿楚,再睡下去,大家都很会担心。想一想霄儿,他的年纪这么小,可不能没了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不管兰歌能不能听到,她就坐在旁边念叨着。

    张简沉默地听了一会,随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就见到卓一澜正冲着一堆御医散发寒气。他就沉着一张脸,却足够将御医吓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只听卓一澜威严道:“等一下你们进去,给朕里里外外,仔仔细细地检查几遍,要找一找是什么致使皇后昏睡不醒。倘若查不出原因,又治不好皇后,要你等何用?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御医们很紧张。

    张简站在旁边很安静,没有发表意见。太皇太后和霄儿只等了半刻钟,离开前,私下还叮嘱卓一澜要冷静些。

    “奶奶,冷静不下来。”卓一澜其实已经够冷静了,有张简盯着,不然早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微叹,“不是为了你,就算是为了阿楚,也不要给她造太多杀孽。”

    卓一澜垂下眼睑,挡住了眼底的神色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知道他听进去了,“奶奶不希望你们有事。就算你要惩罚谁,也要等阿楚醒来再处置,对不对?御医多一个,就多一分醒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刚才她算是看明白了,一群御医没查出原因,她这个孙子好几次都想杀人,虽然关键的时候又克制住,她是生怕他时间久了会失控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对自家孙子的能力,是非常清楚,只是太重感情了,之前是那楚家的女儿,差点误了终身,这一次难得遇到个喜欢的姑娘,偏又屡屡出问题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离开。

    卓一澜却将她的告诫听进去了。然后他又进去了里面,将昏迷的楚兰歌抱了出去,移居偏殿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群御医,求生欲很强的情况下,将里面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张简在旁边盯着。

    另外,皇帝寝宫昨夜当值的宫人,都被容伶带人关了起来,还有禁军把守着。

    奈何检查了一个多时辰,什么都没有查到。

    张简见到容伶。

    容伶一样守在这里,等着御医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容公公,陛下还好吗?”张简步履稍挪,轻声询问容伶一句。

    容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娘娘就是陛下的命,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张简明了,“他还守在偏殿?”

    “守着。”容伶不欲多言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