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连氏九族入狱。

    九族之人,再怎么不兴旺的家族,还是有数百人。然而华月一家,因为有他,日子过得富足,却一朝被牵连徼狱,让人唏嘘。不过,官府尚未颁布连家的罪名,因此还没有闹出很大的动静,仅在小范围内有些影响。

    宫中的事,例如皇后遭到算计,外界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然而朝中一些权贵,还是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例如太医院中的御医,没有一个人回府,还有皇上已经有两日没有参加早朝,一直是丞相在代理政务。

    渐渐地,猜测纷纷。

    朝中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猜测,是不是陛下遇到不测。甚至还有人想到最近逮捕的连氏一族。

    株连九族!

    当朝圣上登基以来,第一次株连。

    这次事大了!

    有人想打听,可是宫中守卫森严,别说传递消息,连只蚊子都能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容伶一声声急促的声音,从外面响起,声音中还带着喜悦。

    躺在楚兰歌旁边的卓一澜,猛地睁开了凌厉的双眼,坐起身子看向门口,只见容伶抱着一只兔子急匆匆的闯进来,头上的帽子都歪了,略有点狼狈。

    但是,容伶满脸的兴奋!

    卓一澜第一眼看到的,是容伶怀中正乱动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兔子醒了!”容伶很激动,“御医说,兔子没有什么异常,那药真的没毒!”

    是没毒,这点他们早有猜测。

    然而这只活蹦乱跳的兔子,就是让他们的猜测变成事实。

    卓一澜赤着双脚,大步过去将容伶抱着的兔子拎了起来,仔细地检查了一遍,紧绷着俊容,忽然露出了笑容,“……没问题,没问题就好。”

    接着,卓一澜将兔子又塞回容伶怀里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容伶没有错过某陛下那一脸“你可以滚蛋了”的神色。不过,容伶还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这两天的陛下,就好像是一座火山,随时会爆发,还会死很多人的一样!宫中每个人都过得战战兢兢,还好比有一把刀悬在头顶。

    容伶出去。

    在外面恰好看到张简。

    张简伫立在外面的台阶,背负着双手,气质儒雅。光是看那挺拔如竹的背影,即是一片清风朗月,乘风归去之感。

    “张丞相?”容伶讶异。

    张简温声道:“朝中有事,我来向陛下禀报。”

    在说话的同时,他的目光没有离开容伶怀中的兔子。是那一只吗?

    容伶好似看懂了他的目光,“正是那一只,刚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霎时,张简眼中满是惊喜,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。”容伶笑着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张简很少喜形于色,此次算是少数之一。他又问了几句,得知卓一澜还守在兰歌身边,也就没再进去。现在人还没有醒来,说再多,卓一澜也不会上心。

    于是张简转身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大堆事情,正等着他去处理。

    容伶抱着兔子,老脸不由露出一抹笑,“今晚加餐,吃红烧兔肉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太监:“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