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别想这么多了,这些我都会慢慢的修葺的。”沈辙说道。

    牧晚歌这才点点头,是:“不急,先解决基本的温饱吧,我们现在什么吃的都没有,如今吃的都是几位好心的婶子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,我们不能够总靠着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有我在呢,你忘了,我会套兔子,到时候我套了兔子去镇上卖,也可以换一点钱。”沈辙一边干活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牧晚歌便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这个傻子,你不要忘记了,你是一个秀才啊,你就不能够靠着你的智慧赚点钱?”

    “我的智慧今天上山的时候被兔子给吃了。”沈辙说道。

    牧晚歌摇摇头,道:“好了,快将这井给弄好吧。”

    沈辙这才低头又认真的干活,他做事还算是不错,细细的将底下的泥沙都清理干净,将周围的杂草都弄干净,然后又去附近砍了几根藤条来,放到了井里,道:“这些藤条是可以防虫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牧晚歌点点头,道:“那我们明天再淘洗一次,应该就差不多,对了,我听说生石灰能够杀虫,要不然我们再找别人要一点生石灰?”

    “你说好就好。”沈辙就泉眼将手洗了洗,道:“好了,我换衣裳去了,我们该去你娘家了,不过我建议你将头发梳一下。”

    牧晚歌摸摸自己的头发,果然是乱糟糟的,她跟上沈辙,道:“可是我没有木梳啊,我也没有镜子,我怎么梳头啊。”

    沈辙没有应她的话,只是兀自走到了里屋,牧晚歌知道他要换衣服,便坐在砖头上,解自己的头发。  她这一头头发,昨天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梳的了,反正她也不会盘什么妇人髻,就这样编织成大麻花,然后七扭八扭的用木簪子固定在了头上,早上睡在地上的时候,木簪子没有解去,这会儿,她的木

    簪子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,头上那个麻花凝结成了一团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虽然黑,但是却有些干枯,毕竟吃的差,又没有什么高档的洗发水,头发能不干枯嘛,更重要的,好几天没有洗头了,幸好,她的头发不油,不然她会崩溃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会儿,解这头乱糟糟的头发,也同样让她崩溃,她反着手,又没有镜子,现在这头发全部都缠绕在一起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,最后越解越乱。

    沈辙换了衣裳出来,就见到牧晚歌这气恼的样子,他绕到她的身后,往她脑后一看,之间她头上有些头发虬结在一起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都怪你,你说你若是有一面镜子,有一把梳子,我的头发会变成这样?”牧晚歌气急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的错,我来帮你解开吧。”沈辙说着蹲在她的身后,细心的帮她解起这头发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发丝本来就细,又干枯,缠绕在一起的时候,实在是很难解开,虽然是沈辙在帮她解头发,但是牧晚歌还是非常的生气,道:“算了,我不解了,我直接将头发剪掉算了,懒得梳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脾气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