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现在觉得你外形条件挺好的。”牧晚歌说道,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,长的其实也不赖,这让她有些微心动。

    唯一觉得不太好的就是他这家中也太穷了一点,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呸呸呸,她怎么犯花痴了呢,一辈子,没有男人也不就这样,有了男人,就会有孩子,到时候油盐酱醋、锅碗瓢盆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现在的生活好像也是油盐酱醋、柴米油盐,唉,做人难哪。

    “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?”没有听到牧晚歌说话,沈辙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胡思乱想?”牧晚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知道,你那点小心眼还想要瞒过我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我在想什么?”牧晚歌便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被我给迷住了?”沈辙转头朝她轻笑两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多了。”牧晚歌冷笑了两声,索性转过头去不看他了。

    沈辙便道:“恼羞成怒了,喜欢我还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约法三章的,你不能够勾|引我。”牧晚歌便说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,那要是你自己送上门来,那可怪不了我哦。”沈辙答道。

    牧晚歌又笑了一声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沈辙似乎是将身上的衣服都烤干了,他重新将柴火拢了拢,然后也睡到了床上了。

    牧晚歌连忙往另一边挪移了一下,给他腾出了一个位置来,但是这个地铺就这么点大,被子也就这么大,她若是再往一边挪移,就该滚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沈辙说着伸手将她捞了过来,牧晚歌低呼一声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确是没有对她做什么,可是他一直靠着她,滚烫的身子,让她觉着有些不太舒服,又忍不住的想要接近。

    她一身是凉的,一到寒冷的季节,就如同一条死蛇一般,而他正好是血气旺盛,她靠近他,觉得自己一身几乎都要被他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放心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,我如果要做,你也逃不了。”沈辙感觉到了她的忐忑,便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啊,我现在也不把你当男人,就当是一个暖和的大布娃娃,一只暖融融的大狗。”牧晚歌这样说着,心中便觉得轻松了许多,她便轻松舒服的窝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又想起方才在黑暗中看到了他一身精壮的肌肉,她又忍不住的伸手点了点,这一点,让沈辙忍不住的一个战栗,低喝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动。”牧晚歌说着又往他的腰上点了点。

    “说了别动。”沈辙再次低哑的呵斥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牧晚歌便道:“我只是好奇,没想到你一身肌肉还真的是挺结实的嘛。”她嘻嘻的笑了一声,他越说是说不别动,她便用手上在他身上不停的点。

    微凉的指尖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