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干瘦的如同枯树枝的手上拿着两个白色圆润的鸡蛋,微微的向前伸出,牧晚歌看着觉得她有些可怜,她复又想到自己,比她更是可怜,这个老婆婆家既然有鸡蛋,肯定也会有两只老母鸡,有一个窝棚,

    而自己家,是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现在身上一个子都没有,也实在是帮不到这个老婆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也是过来卖东西的。”想到这里,牧晚歌柔声同这老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这老婆婆便又将颤颤巍巍的手缩了回去,牧晚歌看了旁边的沈辙一眼,叹了一口气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在这条街上转悠着,这街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人,半响也没有找到空位,她有些沮丧,道:“怎么办?我们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再找找看吧,实在不行,我记得上次我经过这镇上的时候,看到有家酒楼,我们可以去酒楼推销一下。”沈辙说道。

    牧晚歌点点头,今天早上是她走的慢了些,这会儿,沈辙没有责备她,她自己倒是自责了起来,道:“都怪我不好,路上走的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沈辙虽然方才在路上的时候,有说她,但是这会儿,倒是没有对她多做责备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一个空位。”牧晚歌收拾了心情往前走,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,她连忙走过去,将那位置给占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旁也是卖一些吃食的,方才有一个人卖了东西已经走了,牧晚歌两人将东西拿出来,摆满了一整个摊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人卖的是自家做的红薯粉,见到牧晚歌两人将这么的兔子跟山鸡拿了出来,便朝沈辙说道:“呦,兄弟是猎户啊?”

    沈辙不欲跟别人多说,便只朝他点了点头,倒是牧晚歌说道:“我们不算是猎户,只是昨天运气好,在山上做了一个陷阱,猎杀了几只兔子,所以想来这镇上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卖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兔子倒是不太好看。”旁边这卖红薯粉的中年男人便说道:“你这兔子的脑袋都碎了吧,看起来挺血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吃的东西,还讲究这个?”牧晚歌便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人笑了笑,道:“我也就是随便说说,万一有些大户人家的厨娘出来采购东西,看到你这兔子,说不定不会买。”

    牧晚歌听到他这话,便道:“我这刚来卖东西呢,你就跟我说这些丧气话,要不然,别人不买,大叔你给我们买一只?能够跟你一起摆摊也是缘分,只收你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买不起。”这大叔摇摇头。

    牧晚歌便道:“哎呀,你想想,你买一斤猪肉要八文钱,我这兔子可有两三斤,脑袋可以做麻辣兔头,身子还可以做别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这兔子骨头多,哪有买肉划得来。”这大叔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兔子有皮呀,你若是会硝皮的话,到时候这兔子皮还可以给小孩子做一双鞋子呢,天气快凉了,用兔子皮做一双鞋子,保暖,小孩子穿了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