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赵云澜早把沈巍嘱咐他要禁烟禁酒禁油腻事给忘鞋跟里了,两口塞了一个包子,还伸出油乎乎爪子,敲敲郭长城脑袋指使说:“小孩,去把电视打开。”

    郭长城屁颠屁颠地去了,祝红看了一眼他背影,得意洋洋地说:“小郭这人不错,勤懂事,就是胆子太小,到现就敢吃我给东西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:“正常,他有恐人症。”

    祝红刚想点头,忽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。

    赵云澜低头看了她一眼,又好心补充说:“他不怕你,说明他没把你当人看。”

    祝红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她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蹿上了办公桌大庆,大庆探头探脑地侦查了片刻,然后趁着赵云澜舀包子往嘴里送瞬间,眼疾爪地一身爪,准确无误地把包子馅给拍了下来,那时机之精确、动作之矫健,简直要让人忘了它是那么胖一只猫。

    接着,大庆神勇地从桌子上扑下去,凌空叼住肉丸,敏捷地后空翻三百六十度,落地,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,然后它扭着屁股、踩着猫步,晃悠着尾巴走了。

    只给目瞪口呆领导留下了一个滴油发面皮。

    赵云澜:“靠,死猫!”

    祝红:“该,报应。”

    这时,电视上早间闻正播到头天晚上地震事,好像有震感地区不少,但是影响都不大,震中一个人烟稀少偏远山区里,基本也没造成人身财产损失。

    赵云澜嘀咕一句:“怎么没再大点呢,我还敞开着怀抱等着给人压惊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内情”林静神秘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祝红看看他,问赵云澜:“你又勾搭上谁了?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难听,世界要春暖花开,群英芬芳不能少了爱情这一味,你们这些龌龊人不要侮辱别人纯洁感情。”

    林静:“我佛慈悲……”

    祝红:“救命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用油乎乎手去抓她头发,祝红尖叫着躲开,楚恕之往后退了一步让出场地,他无意中一抬头,惊讶地说:“汪徵?你怎么白天出来了?”

    屋里人全体愣了一下,随后祝红跳了起来:“拉窗帘,把窗帘拉上!”

    郭长城和林静连忙一起七手八脚地把窗帘拉上,办公室棉布窗帘外面还有一层防紫外线材料,两层一拉上,屋里立刻黑得晨昏不辨、昼夜不分,吃完了包子馅大庆往墙上一扑,小胖爪来了个连环踢,把灯踹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汪徵脸色已经白得要透明,等屋里没有一丝阳光了,她才敢飘进来,软软地瘫了一把椅子上,蜷缩成一团,看起来虚弱得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林静从自己抽屉里拉出了一把香,点着了凑到汪徵鼻子下面:“,吸一点香火。”

    一根香烧了小一半,汪徵才缓过来,她轻轻地呼了口气,身体看起来也真实了一些,不像个虚影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”赵云澜毫不怜香惜玉地她脑门上拍了一巴掌,他竟然能触碰到对方,汪徵直接给拍得往后一仰,“不想活了是不是?不想活了回头我给你弄一个日光浴,让你好好美美黑!”

    郭长城头回见到领导发脾气,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汪徵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,抬手指向电视。

    闻里正好播到救援队和记者靠近震中附近山村,清点损失现场情况。

    震源大西北,那公路条件极差,居民也少,想深入进去,很长一段路都只能靠走,顺着镜头,能看见山上有零星几个小土房子,也不知有没有人住,被震塌了半个屋顶。

    村口一块破旧石碑上写着“清溪村”。

    汪徵眼睛即使对女孩来说,也算特别大那种,因此目光看起来总是有一点散乱,她呆呆地盯着那块牌子看了一会,镜头转开,才轻轻地说:“那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郭长城以为她会说出“家”或者“家乡”之类字眼,可是汪徵顿了顿,好一会,才转向赵云澜,大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说:“那是我埋骨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成功地给办公室带来了一股小阴风。

    “赵处,我想请个假。”汪徵用她那种特有、飘渺却平板声音说,“我想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皱皱眉,摸出根烟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汪徵往后一样,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要让我吸二手烟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:“……你只是个鬼好吗汪徵女士,不会得肺炎。”

    汪徵认认真真地说:“鬼也闻得到烟火味,你再这么下去,迟早会变成一根人形蚊香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闷闷地把打火机又塞回兜里:“你入了镇魂令,都算是永不超生了,入土也安不了,何必呢?再说你们那不是不兴土葬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