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祝红愣了一下:“就是院子里那些?”

    撞门声音依旧。

    赵云澜给楚恕之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楚恕之立刻扒开自己冲锋衣,他里面那件毛衣十分非主流,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兜,穿身上就像个移动收纳袋,他把每个兜都摸了一遍过来,像数钱似,数出了一打黄纸朱砂写符咒,走上前去,把门四角都贴上了。

    黄纸上发出一层淡淡白光,被骷髅头们撞得晃晃悠悠门马上消停了。

    接着,楚恕之就像个往电线杆子上贴小广告,大把大把地往窗户上、墙上糊符纸,只把整个屋糊了个水泄不通,外面蹦蹦跳骷髅好像知道厉害,全体往后退了一两米,不敢再撞墙或者试图啃窗户了。

    赵云澜松开顶着门手,大冷天,愣是让他活动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他大爷一样地坐小炉旁边,撕开一袋奶粉,跟需泉水一起一股脑地倒进一个大碗,放一直沸腾小锅里,指使着刚爬起来汪徵:“煮上,一会一人喝一碗,喝完以后,你得给我向组织交代明白了,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是汪徵给唯一一句回答,她那张嘴严得就像过去重庆地下/党,打死了也不说,被逼急了,她就剩下一句话:“你们开门把我扔出去吧,没有我,外面不管有什么,也都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赵云澜听完,平静地反问:“请问你自己觉得自己说得是人话吗?”

    汪徵虽然卖相吓人,但正经是个性情温和飘姑娘,话不多,跟谁也不太亲,但跟谁也客客气气,很少会说这么伤人话,她自觉失态,赵云澜这么一说,她就一低头,干脆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楚恕之侧身站窗口,扒开窗户缝,往外看了一眼,见所有骷髅头全都因为小屋里符咒而退避三舍,他才回头对赵云澜做了个手势:“留个人守夜,其他人都睡觉去吧,这些都是小玩意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危机已过去,竹騀男生就唯恐天下不乱地凑到沈巍面前:“老师,我能去拍几张吗……不出去,就窗口。”

    沈巍看起来很想知道,究竟是怎么样成长经历,才能造就出这样猎奇熊孩子。

    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搂住沈巍肩膀,赵云澜凑过来,压低了声音对竹騀说:“拍照是不违反纪律,不过你得知道,过去老人有种说法,认为相片能把魂带走,人魂都身体里好好待着就算了,不过像这种亡魂漫天地方……你很想弄几个小骷髅回去试试无土栽培吗?”

    竹騀被他“午夜鬼故事”一样声音和语气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赵云澜笑眯眯地再接再厉:“你还可以把它们埋你家花盆里,然后每天晚上,一到十二点,就跟闻大厦准点报时一样,你会听见它们喀拉喀拉地啃你家花盆声音,啃完花盆还啃桌子,啃完桌子就啃你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竹騀男生就难忍地扭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巍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男生面有难色,扭扭捏捏地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吓尿了一个,赵云澜愣了一下,随后混蛋加八级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。”楚恕之说,“我符至少能挡五个小时,都放心吧——想上厕所稍微憋一会,天亮再出去,谁想咬你,你就尿谁脑袋上,童子尿辟邪,就算浇不死它们,好歹也能给冲个脑震荡。”

    汪徵轻轻地说:“我可以守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就被赵云澜打断:“真出了事你守不住,后半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从兜里摸出防风打火机:“姑娘们有怕二手烟没有,没有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。”

    惊吓过了头,众人反而冷静放松起来,学生们一阵嬉笑,各自钻回自己睡袋里——大概是赵云澜太让人有安全感,又或许是他们压根没睡醒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小屋里就重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外面骷髅雪地上翻滚声音,连大庆都窝赵云澜怀里合了眼,汪徵坐离他比较远角落里,歪着身体靠着墙,不知道想什么。

    屋里乱七八糟手电光都灭了,只有门上、墙上乱七八糟符纸发出一层极浅淡柔和白光。

    赵云澜站窗边,感觉到方才被楚恕之扒开窗缝有点漏风,就干脆靠了那里,用后背挡住了那个细细风口,点着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方才他被窗外异动惊醒时候,其实注意到了沈巍眼神,只是当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