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上呈三十三天,下去十八层狱,天地人神,一切魂魄但凡有因,皆可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这个,所有人都畏惧他,唯独赵云澜,他觉着自己大概是皮糙肉厚少根筋的缘故,不但没觉得斩魂使有多骇人,反而觉得对方温文尔雅、为人不错……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写信老夹带点“之乎者也”,文艺腔太重,废话略多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祝红不自在,于是一目十行地扫完,随手把“孤魂贴”往包里一塞:“没事你就下班走吧,办公室这里的事晚班交给汪徵,这两天你没有腿,踩个刹车都能滑下来,去什么地方都不方便,下班以后尽量别出去鬼混,好好休息——对,临走替我联系一下林静,‘那边’要是没什么事了,让他赶紧回来,别乐不思蜀了,阴曹地府有什么好逗留的。”

    祝红一听不用面对某人,立刻如释重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赵云澜一边大步往外走,一边拨通了郭长城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郭长城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是他领导之后,顿时不由自主地在原地稍息立正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?”赵云澜立刻有点担心,“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郭长城的舌头开始打结——说来也奇怪,经过了一上午,他已经敢于在态度温和的赵云澜面前说句人话了,可是对方的声音一从电话里传出来,他的胆顿时又缩水缩成渣渣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领导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比较冷淡的缘故?

    郭长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赵云澜简直怀疑自己一通电话要把他吓得心脏病发作,眼看着郭长城结结巴巴,已经快要倒不上气来了,赵处只好叹了口气:“你周围有别人吗?有的话把电话给别人,没有的话把电话给大庆。”

    郭长城如释重负,默默地把电话递给了沈巍。

    还好沈教授靠谱,三言两语就把怎么送李茜到医院,在哪个医院哪间病房都交代清楚了,最后问:“怎么,李茜同学的事还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说了一半,电话里就传来“呲啦呲啦”的声音,沈巍:“喂?”

    赵云澜似乎说了句什么,但断断续续的,沈巍一个字也没听清,他往窗口走了两步,乍一看像是下想恢复信号,却趁着郭长城不注意,轻轻地揭开窗帘,往外望去,同时,嘴里还好似不不明所以地问:“喂,喂?你说什么?还听得见吗?”

    这一次赵云澜的声音清楚了,沈巍听见他短促地说:“该死,离开那里,马上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在沈巍漆黑的瞳孔里一闪而过,他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,随即,病房的灯瞬间灭了,沈巍旁边的玻璃哗啦一下碎了,尖锐的猫叫声一边响起来,赵云澜的黑猫一跃而起,沈巍只觉得一阵风从他的脸侧划过,随即,他闻到一股恶臭,有腐烂的臭味,又带着刺鼻的血腥。

    黑暗里,谁也没看见沈巍凭空伸出手,一把抓向虚空,而后他摊开手,一条通体血红的小虫子在他手心里恐惧地扭动着,沈巍面无表情地捏死了它,深吸了一口气,小心地把自己的煞气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赵云澜在电话那边似乎还说了什么,可是干扰信号太强,一个字也听不清,周遭已经混乱成了一片,猫在尖叫,跟什么东西互相摔打的声音混成一团,而后一声巨响,又有什么给被丢了出来,撞倒了一把椅子,沈巍往后退了两步,这时,手机已经因为没信号而自动挂断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屏幕的光打到最大,抬手往前照去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男声说:“小心!”

    撞翻了椅子和猝然开口示警的是大庆,倒下的椅子正好把慌不择路的郭长城绊了个四仰八叉的屁股蹲。

    沈巍回手正碰到了戳在病房角落里的木杆墩布,他顺势抓起了墩布,把木杆往前一推,同时上身飞快地往后一仰,一阵叫人牙酸的碰撞声响了起来,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头顶上蹿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手里一沉,墩布的木头杆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,黑影一跃而过,悄无声息,就像一个影子,快得让人看不清楚,径直扑向了病床上的李茜。

    李茜被注射了镇定剂,毫无知觉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时,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适应黑暗,借着手机的微光,沈巍看见了一个黑影……张开的嘴至少有九十度以上,使得他后仰的脑袋就像个被开了瓢的西瓜。

    这一次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